一冉

只是想放飞自我。

【邪簇】看片吧!(剧情车,一发完)

•我觉得我开的不是车,是战斗机(掩面
•链接走评论
•求评论爱心小蓝手

2018-09-10

【邪簇】血腥爱情故事(剧情车,一发完)

• 为开车而写的剧情
• 小学生文笔
• 杂乱无章
• 4900+
• 来 一起嗑爆邪簇!!!
• 链接走评论
• 求评论爱心小蓝手qwq

2018-09-09

启邪-《怀中局》番外-听故事

城镇小院聚集了一票人,站在中央的说书人在榕树下整整衣衫,向众人一笑,然后操着一口长沙音浮夸的问了一句:

张启山是什么人?

相信长沙城里的百姓答案都是一样的。他是这个城中最强大的人物,统领这数万军兵引领着中国的军官,他的传奇多不胜数,传闻说他是尊冷面佛,杀人不眨眼,心狠手辣心思缜密,凶残至极,霸道妄为。

北京有个关于他的传说,传说他为了娶一个一直跟在他身边辅佐他的孩子,大闹新月饭店,更是不顾任何人的阻扰非强行点了三盏天灯迎娶那孩子。

唉,在他身旁的辅佐是何许人?没有人知道!从未有人看过他真正的容貌,知道他的任何来历!就如凭空出现般!据说那孩子面对张启山张大佛爷这样的求婚场面感动的恸哭流泪...

2018-07-22

启邪-《坏中局》(8)

*质量难拿捏qwq
*迟来的更新#

/

红府。

ㄚ头知道近来自己的情况每况愈下,咳血的次数逐渐增加,她预测自己在不用多久就会离世。

对于能够再次遇到二爷已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,她三生有幸,可以在最煎熬的时光里再次见到记忆中的他。ㄚ头自己从不怕死,她早已没了什么遗憾,可是她怕,她怕二爷崩溃,怕如自己亲儿子般的陈皮会与二爷决裂,怕未来里二爷亲自下地遭遇不测。

她怕的事情很多,却唯独不怕死。

一针一线穿着刺绣,她绣出两只相依的丹顶鹤,就如曾经的他们。

捂着唇,腥红充斥口腔,ㄚ头拿起手巾拭掉唇角的血。

门外的待女恭敬的走进来,微微敬礼,道:「夫人,二爷从梨园回来了,佛爷也在。二爷让我来唤你...

2018-07-21

启邪-《环中局》(7)

张启山提议要带着他去拜见五爷是在一个豪雨的午后,他似乎刚从训练场回来,身上带着股淡淡的泥土味和青草味,肩膀被雨水打湿而变得深色,吴邪坐在沙发上如大少爷般翘着二郎腿,睨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军官,果断拒绝。

见到吴老狗又怎样?他总不能走过去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那样笑着道:那个你好,我是你孙子。

这可不只是被当神经病啊。

张启山似乎以为自己是远在他乡的吴老狗的远亲,还想试着劝说去见见他也好。

「没必要见那些九门……」吴邪顿住,转了转眼珠,心道这可是机会啊,便立刻改口,「我想去梨园看看!听说二爷唱戏可谓黄莺,可惜他的票一位难求啊
。」

张启山思考了一会,然后点点头,「也好,前阵子二爷替我治病,我都...

2018-07-18

启邪-《环中局》(6)

「是吗?」张启山大概也知道这个问题他不会那么容易松口,倒也没表现出不悦,「你要放开我了吗?」反观是吴邪口气特差的。

说实在话,被一个男人又是自己大爷爷压在床上的感觉真的怪诡异的。

「行,」张启山嘴上那么说着,手却依然没有松半点力道,吴邪看着他在黑暗中露出的笑容,忽然感到背脊发凉。

然后他就看着张启山缓缓的俯下身。

操操操操操!敢情这是要被大爷爷强了不成!!!爷爷的笔记上可没写说张大佛爷是弯的!

吴邪面色极差的屏住气,直瞪着张启山缓缓下沉的身子,唇瓣在他颈子间游移,吴邪开始后悔刚才干嘛要放血救他。

「唔!」一丝温热的气撒在自己的脖子上,吴邪忍不住微微颤抖,还没来得及反应他想干什么,脖...

2018-07-16

启邪-《环中局》(5)

张启山沉默的看着两人,眼睛瞇成一条缝,他可没看漏吴邪那一闪而过的慌乱和苍白,起身靠在桌边,他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吴邪,他越发肯定这人是九门之中的人。

吴邪保持住表情情绪,笑着戏谑的道:「八爷,您真爱说笑!吾辈一介草民罢,怎么可能高攀九门的槛呢。」

吴邪有些焦虑,他刚刚一瞬间的洩漏定让张启山抓了个空隙,怕是之后审问起来他自己要难办了。

更惨烈的是,齐铁嘴非常深信不疑的在一旁吱喳喳喳,坚持说自己一定是九门之亲。吴邪忽然想起了黑瞎子,那家夥同样喜欢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。

齐家的都那么吵耳吗?

「好了,这事到此为止。八爷你和副官去准备准备,好了我们便出发。关先生,张家早上七点开饭,有什么问...

2018-07-14

启邪-《环中局》(4)

*个人偏向感情慢慢升温,所以前期佛爷和吴邪不会太亲暱,但多少有些小甜。越后期越甜(×

张公馆内,张启山与副官两人在办公室内相对,烛火在黑暗中闪烁,映出张启山严肃的神情,张副官站在桌前直挺挺的板着身子,有些烦躁,「佛爷,您说那个关根的话能信吗?」

张启山将背往后仰,呼出一口长气,「目前还不得而知,不过那人知道本族的事,定是和张家脱不了关系,姑且先留在身边监视,省得麻烦。况且,有一点我很在意。」

「佛爷在意的事?」

「那家夥,」张启山顿了顿,想起吴邪那张面容,「他长得很像狗五爷。我觉得他跟九门估计也有牵连。」

副官想了想,确实与平三门的狗五爷有几分相似,「我认为那人并没有向我...

2018-07-13
1 / 3

© 一冉 | Powered by LOFTER